builtifou
签约艺术家
李迪曦丨我可能把自己定义为一个男性女艺术家
2016-06-08
造否签约艺术家、九零后画家
“我叫西兮辫子,本名叫李迪曦。
92年,水瓶座,性取向是同性。”
坐下的时候,我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橙子”。
局促的他脸上突然有了笑容,“你好,我是辫子”。
恍然大悟间,不自觉地笑起来,嗯,西兮辫子——他的网名。
来之前对这个人带着一肚子的疑问,直到见到他——一个清爽阳光略带腼腆的男孩。
92年出生的他,绘画、设计,以及找寻最真实的自我。
他的眼睛里藏着对一切的探究,以及我们之间一开始的距离感,
随着交谈的深入,慢慢地聊到自我,也许我能从那里发现一种名为自信的光。
不知道你们对自我的探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何时起对存在产生疑问,开始有能力质疑世间万物,从而想到什么是你自己。
他说他的一切从发现自己与大多数男生不一样的性别取向开始。
“那个时候其实是无意识的,你不能用一些学术名词去定义它,
但直到你听到‘同性恋’这三个字的时候,所有东西都得到了解释。
才发现,我是能被归类的,之前所做的一些无意义的事都找到了一些归宿。” 因为一个名字拉近的距离在此刻还是让我有些担忧。
你们好奇的我都好奇,然而面对面的交流总是让人一开始就望而生怯。
问起他的作品,他告诉我,作品就是他自己,能从作品中看见自我。
他的神情是一直保持着的自信,而他称这为“自恋”。
独特性是从找寻自我开始,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显现。
“我开始厌恶和大家画一样的画。
老师甚至标榜说,你们要画得像他一样。
把你们的名字盖起来,你们要画的一样的那才叫好。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发现,就像大家的性取向一样,大家都默认是异性恋的时候,
我突然自己觉醒了,我发现自己和大家是不一样的,我要认清我自己。”
正如吴冠中先生所说,风格就是你自己的背影。
李迪曦就是这样回答我的,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风格,但是他的作品是让大家一眼就能够认出这是他画的。
我想,只有像他这样能够自我省视的人,才能从作品中看见自己,留给别人最真切的背影。
“既然是背影,也就不用去在意它。展现给别人看就好,不要闭塞就好。
不必精心地去打扮,去描绘。自然地往前走,别人就会看到你的背影。”
他是一个真的很有趣的人,一个有趣的gay。
这个人本身远远比他的作品更吸引人。
每个人生而为自己,但是却不得不在社会中为他人而活。
而他努力活成自己,接近最真实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