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iltifou
签约艺术家
JIA | 嘘,关于这个女孩身体上的秘密
2017-02-23
插画师,纹身师
极端享乐主义
过渡浪漫又自我毁灭倾向
不完全虚无主义
在极度自信与自卑中轮回
同时向往躁动与万籁俱寂
——李璐JIA
她说,这是我的自我评价。
她说,我是一个矛盾的人。
她说,但是矛盾才是事物发展的动力呀。
在这种矛盾中,我觉得JIA是一个很可爱的人。
她说,有时候吃着饭就会觉得自己很烂,然后倒地掩面抽搐;
但是这种极度的反差又会给她带来更多的感受,于她来说又是一件好事。
比如,她会体验到两种不同极端的情绪,那么作用于自己身上就是站在两种角度上思考人生了。
“纹身和野海裸泳是一起写在我的三十岁之前人生计划里的。
扎人有快感但比不上被扎来的爽,我喜欢用把图像纹在身体上这样的自我表达。”
纹身和被纹身,这两个具有相对意义的过程。JIA是这么描述内心感受的:
“我喜欢给给别人纹身,毕竟扎人有快感么。
对于工作室,我觉得是比家还有安全感的地方,我可以随便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喜欢的事情于我来说才是底线。”
“那么,被扎就更爽了。我很喜欢在被扎的时候假哭,表现出很痛苦的样子,就是很爽很疼不要停哈哈哈。”
这大概也是一种释放压力的方式,她说,比如心情极度不好的时候会非常想纹身,非常非常想。
当我从一个没有纹身经历人的角度出发,想探寻这种纹身是否有特殊意义,是一种信仰的寄托?还是一种庄重的仪式感?
关于这点,她立马否决了我。在JIA眼中,纹身没有沉重的意义。纹身于她而言是很轻松愉悦的事情。
比如之前有个女孩的前男友车祸离世,她来讲了她的故事想让JIA帮她设计个纹身。
她觉得这个事情太沉重了帮不了她,如果一定要用这种方式,那么她宁愿在手心点一个红点。
音乐无国界,音乐是可以不需要任何语言直达内心的东西;而影像却是最直接的视觉感受。
所以当声音与影像结合,这种相互需求跟渴望的关系,同时存在。
无论是作为创作者还是观众,都能够从中体验到自我感知以外的来自对方或环境或心态的不同反馈,
我热爱这样细腻又没有边界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