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iltifou
签约艺术家
李源丨既然我长得不好看,那就要成为一个有趣的人
2016-06-10
造否签约艺术家
中国美术学院应届毕业生(跨媒体艺术学院)
参展经历:
2013年 《艺术作为一个饭碗》吾辈画廊 群展
2014年 《台湾·意见》《家谱》吾辈画廊 群展
2014年 第一届圈子艺术青年奖 《家谱·满月》入围终评
2015年 贝克特剧场表演《not i》吾辈画廊
2015年 《零度偏见》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 群展
这个人,我在采访之前看到他的简介,我有些抗拒,甚至提不起兴趣去采访,
因为一张标准的微笑证件照,外加一些好学生奖项,“我X,这个人会不会很无聊...”;
继续拉下去,看作品,“咦,作品和长相不符...”
反正,后来,我和他还是在美院见面了。
白T,略带卷的头发毛,很干净的男生。
第一次见面,两个人就不拘小节地以不雅坐姿面对面坐着,我的第一句也很唐突。
“不好意思,我们第一次见面,还不认识,就要直接进入采访了。”
他笑着,也很快进入了状态,而我更希望,这是一次让我了解他的聊天。
跨媒体专业在一开始会学的很广泛,绘画、装置以及摄影和表演等都过了一遍,
后来师从邱志杰老师,发现可能还是水墨更适合他所要表达的东西,之前做的更多的是装置类。
首先,这个思维上还是跨媒体的,因为用这种逼近的观看方式。
国画系他们一般是不会去用这种反人文主义的去看一个人的。
还有另外一方面就是材料上的选择吧,
像我画了一些蚊子,蚊子在人的身上,红的那部分我不一定用传统颜料,可能是真的血,有时候自己不小心手受伤了;
或者说直接用死的蚊子,而且蚊子和肌肤的关系会有另一个层次;
或者说还有一些腋毛、体毛,也可以用更真实的材料去呈现。
当然啦,还是希望有更多人看到自己的作品,因为还是挺少有这种风格的。
刚开始那个主管让我自由发挥,我就画了一些细胞,用水墨画了头发团、痣,或者是字的偏旁铺满整张纸,
像那种确实接受度会相对比较少,那我就是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人看到我这些作品,说不定会慢慢接受这些。
因为你看到真实的画还是会毛骨悚然。
当细微的东西突然放大那么多,比如白斑病,像一块块地图那样在人体上;
痣、斑就和定位的点一样。我之后眼睛是画反的,在其他部位上或在轮廓线之外。
我的思维还是蛮涣散的,有曼陀罗的世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