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iltifou
签约艺术家
吴东洲丨余忆童稚时,七分山三分水
2016-06-01
造否签约艺术家、山水画家
造否签约艺术家
山水画家
近年来在国内外多次举办展览
作品被外方多家官方艺术机构永久收藏
“山水绕清音”,说的是他的画作,更是他的生活。
浙江台州籍的他,出生在农村,从小深受传统文化的影响,
在城里的孩子们都去学习钢琴、油画等现代艺术的时候,他拿起的是毛笔,画着鸡鸭、竹林,每一笔都是生活。
与城里孩子整日所处的高楼大厦间不同,他在山水环抱中长大,七分山三分水的故乡环境对他日后的画作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那时,也许跟身边的伙伴们一样,想到的时候随手就画。
他说,小时候会经常随便画点公鸡呀,竹子呀,丝瓜之类的,然后回去参加比赛。
也许那时还不懂喜爱,还不会执着,但是那时得到的鼓励也许是什么也替代不了的。
正是这样在传统文化不知不觉的熏染下,画画慢慢主导了他的生活,
仿佛是他与生俱来的使命,就像人生来就会欢笑、哭泣一般。
“我应该画这个才对呀,我不属于当代人,虽然活在当下。”
他像是一个将画画视作理所当然的活在当下的文人。
爱听戏,喜欢收集古玩字画,喝茶也十分讲究,这些是他觉得真正有意思的事物,也正是他的日常生活。
如果说,柴米油盐酱醋茶是生活的基础,那他的生活确实就像是山水清音环绕,古典而雅致。
我出生在江南,自然江南的山水是我最熟悉的,
宋元之后文化中心迅速地在南方集中起来,
这个时候位于苏州附近的吴门画派承担起了承前启后的历史重任,
而我也是心向明清之际确立的中国传统文人画的艺术趣味。
这也是我们当下社会中,传统儒家思想体系保持最好的一种表达方式。
我不局限于哪一流派,我喜欢融入的是一种文人情怀。
创作过程是作者构思与画面意境的结合统一,有理性无理性是矛盾的两方面,
把握好二者的辩证关系,把握好尺度,双重内涵并存,这样的山水画才会完美。
创作是有痕迹的。
就像万事万物在世上经过,都会留下痕迹,而画作就是他的痕迹。
“技艺,技在前,艺在后。画画跟各种手艺人没有什么不同,从技到艺,其实也是一种心意的流露,前面是痕迹,后面是心迹。”
这种痕迹是一种传承,也是一种思想的表达。
在他看来,
“经典的东西往往没有选择,变不到哪里去。”
当代的画画就是传承,是能够循着作品这样一条线回溯上去的。
就像功夫一样,一招一式尽显出处。我想将他称为一个继承者,但他笑着说,
“继承也是说说的,也许没有这么高的社会责任,但是就是喜欢,喜欢就画下去。
即便不是为了卖画赚钱,因为喜欢国画,古玩这样的,我也会继续画着。”
与纯粹喜欢画画不同,他的喜爱和执着是建立在他本身刻在骨子里的文人气之上。
秉承着传统,对经典怀着敬意,他也努力延续着山水画的传承。
正如上文所谈到的对自己画风的解读,他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平衡着,发展着,有着自己独特的痕迹。
但又能延续着中国传统文人画的趣味。
诚然,相对于现代艺术的社会发展主流来说,
国画这样的传统艺术逐渐被边缘化,但幸运的是,与那些小众的传统艺术不同的是,
国画到现在还有一定的市场和一批像吴东洲老师一样忠实的爱好者。
他孤傲地热爱着,坚持着,在当下,像一个文人那样去生活。